您的位置:首页  »  【婚纱的诱惑】(清迈夜未眠)(01)作者:超级战


          2016贺岁篇~清迈夜未眠01

  为了要解除和婚纱摄影公司的委任关係,避免未婚妻再遭到大鹰他们那伙人的纠缠,我在几经思量之后,终于在第二天和黛绿议定了一个方法,在伪称经由保全公司报请警方侦查以后,已在别墅裡面取得几枚可疑指纹,在避免东窗事发以及顾虑个人声誉之下,大鹰一接到黛绿的电话便马上同意中止契约,并且还同意退还一半款项,眼看这群好色无胆的傢伙三两下便被我吓到抱头鼠窜,甚至在二十四小时之内便把所有婚纱照片冲洗完毕,一张不漏的全送到了黛绿家裡,面对这场不费吹灰之力的战争,我还真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当然,我知道有些见不得人的照片还握在大鹰手裡,但是那部份我只能束手无策,就算黛绿亲自出马想要索回,恐怕那几个傢伙也不会认帐,所以在无可奈何之下,除了冀望他们能知所节制以外,也只能默默祈祷那些东西不要外流了,假如可行的话,我倒真想把大鹰约出来谈判一次,然而此举很可能会打草惊蛇,为了免于节外生枝,我决定暂时隐忍下来。

  拿回所有婚纱照片以后,黛绿当晚便喜孜孜的在那边挑三捡四,就怕有哪一张会被人嫌东嫌西,看到她那种专注而执着的模样,我忍不住提醒着说:「如果还不满意的话,反正礼服也买回来了,要不要再找家婚纱摄影多拍几组?」
  依然忙着在翻阅相簿的她头也没抬,但是却很认真地说道:「要是能到外国去拍几张不知有多棒?!像关岛或是普吉岛那种漂亮的海岸,简直就是拍婚纱照的天堂,如果能去夏威夷或爱琴海沿岸就更完美了!可惜咱们之前只能窝在台湾拍拍东北角的风光,剩下的大概要等到渡蜜月时才能圆梦了。」

  听着心上人的愿望,我一时之间还真不晓得该如何应答才好,因为除了原本无此计划以外,临时想要远走高飞到国外去拍摄婚纱照的念头不仅有点突兀、甚至也不是向公司请假的好理由,虽然真要出游不成问题,但此举恐怕很难避免那些三姑若是六婆的非议,就在我正陷于两难之际,黛绿的母亲忽然说话了:「想到欧美拍海景或许不可能,若想到泰国拍山景倒是有个好机会,怎么样啊?女儿,想不想飞到泰北去拍几张作纪念?」

  别说我是有如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就连黛绿也同样有些愕然的望着她母亲问道:「妈咪,妳这是在说笑还是打哑谜?为什么会突然问我想不想去泰北拍摄婚纱照、莫非您有什么机关藏在仓库裡没让我知道?」

  她母亲是个雍容华贵型的妇人,任谁看了都晓得年轻时肯定是个美人胚子,只见她这时正从餐厅走过来说道:「我哪会有什么机关?还不就是妳小阿姨囉,昨天我用手机把妳的婚纱照传了几张给她,结果她就嚷着要去帮妳买礼服和礼物,还说过两天她刚好在清迈有个签约晚会要举行,假如妳愿意飞过去参加的话,她就可以顺便把买好的东西都当面交给妳,好让妳可以在晚会当天闪亮的进场;事实上我连妳的晚礼服尺寸都已经告诉她了,现在就看妳去不去而已,若是妳不去的话,只好等妳结婚时她再提早一天带过来给妳。」

  「怎么?小阿姨不是在瑞士养病吗?」

  一提到这位小阿姨,黛绿的眼睛立即亮了起来,她一边伸手把母亲拉到身旁坐下、一边笑吟吟地继续问道:「怎么会突然跑到泰国去要跟人签约?听说新姨丈也是商场老手,那小阿姨干嘛还要亲自出马去四处奔波?」

  轻轻拍了拍黛绿的手背以后,当母亲的才若有所思地说道:「妳小阿姨再婚还不到三年,却已经被妳这个新姨丈赔掉了不少钱,为了怕大好江山全被毁掉,所以她只好重作冯妇、并且再入江湖,否则她怎么对得起前夫呢?毕竟人家是留下了一个庞大又成功的事业体给她继承与经营,所以就算拚了性命,妳小阿姨也绝不会坐视不管的,恼就恼在这次可能是所嫁非人呐!」

  听得出来这位小阿姨的新夫婿似乎不是什么好料,但我并不好多说什么,因为在一表三千里的情形之下,对于黛绿的任何亲戚朋友,我始终都抱持着沉默是金的对策,儘管我也曾听未婚妻约略提过在马来西亚有这么一位近亲,然而有些细节并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黛绿的妈妈在三姊妹当中排行老大、老二未上小学便溺水夭折,所以排行老三的小阿姨跟大姊一直走得很近,即使是远嫁南洋成为富商的贵夫人,不过或许是不孕的关係,因此对于两位外甥女她一向是爱护有加。
  原以为养尊处优的小阿姨应该是富贵荣华集于一身,没想到听母亲的口气却好像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所以黛绿不免诧异的问道:「怎么?妈,新姨丈对小阿姨不好吗?当时他不是苦苦追求,小阿姨才答应再度步上红毯的吗?」

  黛绿的母亲和蔼的说道:「这种事一时之间也很难说清楚,总之妳这位新姨丈有点不成材就是,不过应该也没坏到哪裡去,否则恐怕妳小阿姨早就将他扫地出门了;好了,废话不说,妳小阿姨现在就只等妳点头,只要妳肯飞这一趟,明天她就会叫旅行社把两张来回机票送到家裡来,怎么样?班,你没问题吧?商务舱直飞清迈,回程日期还可以随便你们填。」

  虽然泰国我去过几次,但对渡假胜地清迈却完全陌生,除了知道有几座出名的高尔夫球场以外,就是被誉为『军中情人』的名歌星邓丽君在那儿意外往生,当时这则新闻不仅炒红了清迈、更使那家饭店的住客络绎不绝,为的就是要一览小邓长期住过的那间商务套房;一想到这个位居泰北地区的大城,我当下毫不迟疑的点着头说:「当然,只要黛绿想去,我一定是跟着走。」

  有点喜出望外的黛绿自然不会反对,所以这个局就这样订了下来,不管此行算是暖婚或提前渡蜜月都行,只要有心上人陪在身边,我想无论是大乡小镇对我都会是一次甜美的回忆,何况清迈是个小有名气的古城,因此预期中的浪漫应该是随处可见,一想到再过两天就能够飞到那边去逍遥,我忍不住拉着未婚妻的柔荑轻声说道:「走,我们到河滨公园去一边散步、一边好好计划一下。」

  留下我未来的丈母娘去处理后续事宜,我和黛绿一走出她家大门立刻便改变主意,我们没往公园走去,而是不约而同的停在街角对望了好一会儿,可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关係,先是黛绿咬着下唇吃吃的低笑道:「开车?」

  果然不出所料,我一听便马上接口说道:「去摩铁?」

  她慧黠的双眸滴熘熘地一转,然后便偎进我的怀裡撒着娇说:「越快越好、就近解决,不准你超过十五分钟!」

  我的轿车就停在旁边,所以我立即按下遥控器应道:「女皇陛下,这种事只要十分钟我就能搞定,请上车吧。」

  就在我拉开车门要护卫她上车的那一刻,正要矮身坐入助手席的黛绿丰胸勐地一盪,那两团坚挺而高耸的肉球在白衬衫下勐烈且连续地摇晃了好几下,致使深邃的乳沟都半露了出来,她知道我正盯着那地方目不转睛,因此竟然有点脸红心跳的娇嗔着说:「这样看着人家干什么?想要还不快一点出发。」

  这就是我的黛绿、我未来的枕边人,儘管曾经沧海难为水、也已看尽关山云与月,可是在不经意间却还是会流露出她羞赧的本性,再美丽的女人一旦失去了羞耻心便会形同肉体玩具、若是连最起码的矜持都付之阙如必然就更等而下之,所以聪明的女人不仅要懂得拿捏分寸、而且还要保有那颗赤子之心,只要能够做到这步田地,即使再淫荡的浪女都能掳获男性的真心,而我何其幸运,此刻就有位令人艳羡的绝顶尤物跟在身边。

  不过才绕行两条大街,一家汽车旅馆的霓虹招牌便蓦然出现在眼前,时间正如我所预料,前后还不到九分钟我们便已进入房间,除了一张大圆床和床头板上的大片正方形明镜,扣掉两人份的咖啡桌椅及小衣橱不算,便只剩下一张造型诱人的黑皮躺椅和一张好像永远都不退流行的八爪椅,其实我和黛绿都不喜欢那个结构有些複杂的怪东西,光看那种宛如手术台般的笨拙外观、再加上深红色的人造假皮,一种髒兮兮的感觉就会油然而生,所以我俩在略为打量过后,便手拉手一起奔向了大圆床。

  一面忙着拥吻、一面互搂着在软床垫上翻滚的感觉确实让人心神飞驰,也不晓得到底翻来覆去的打滚了多久,一直到我俩都身无寸缕以后,黛绿才握住我硬梆梆的命根子喘息道:「来吧,班,今晚我要你越狠越好,无论是你想把我绑在八脚椅上乱玩或吊起来打屁屁都没关係,总之你爱怎么玩我都可以,只要你喜欢,人家一定什么都听你的。」

  凝视着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和她兴奋的表情,我发觉这时的黛绿情绪似乎特别高亢,为了要证实我心中的想法,我故意舔了一下她挺凸的小奶头,然后才观察着她的生理反应大声问道:「怎么?妳这小骚屄不会是一听到要去清迈,就满脑子想着要到那边让泰国佬抓去玩大锅肏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根本不用搭飞机跑那么远,台湾现在到处有外劳,明天我就去找几个泰劳来先让妳过过瘾好不好?」
  果然那一舔使她整个胸膛都耸了起来,在发出一声愉悦的轻吁之后,虽然明知我是在胡说八道,但她还是红着脸不依的说道:「讨厌!你不可以故意说那种事来损人家,我只不过是一听到泰国就联想到芭达雅而已,老实告诉你吧,我从很早以前就有个愿望,希望有一天能在异国洁淨的沙滩上,跟自己的老公痛快地作爱一整晚,一直到破晓时刻我都要跟他缠绵在一起;既然你怕我会去招蜂引蝶,那咱俩还是别去清迈了。」

  没想到会被反将一军的我,当场便整个人压到她丰腴诱人的胴体上应道:「妳想的美咧,不去清迈?这回咱们不但要去泰北第一大城让妳好好卖弄一下风骚,而且我还要带妳去芭达雅完成心愿,到时候就算半夜的海水冷不死妳、成群的小鱼恐怕也会在妳下体鑽来鑽去,嘿嘿,没想到我也有成为水族总指挥的一天!」
  听到我含沙射影的性暗示,黛绿忍不住用力掐了一下我的龟头娇嗔道:「你是越说越不像话,反正我不管,这次只要到了泰国,你一定要带我去找个乾淨的海边试一次。」

  心上人的奇思妙想我岂会推卸?不过为了要逗逗我这个心爱的小浪穴,我再次亲吻了一下她的奶头以后才问道:「那要是海边突然出现观众的话,咱们还要不要继续玩下去?」

  这次我注意到黛绿的眼眸发亮了,她像是有着无限遐想的漫应道:「假如观众不多我就听你的,随你要如何应变都可以,万一观众太多时咱们就赶快躲进海水裡去,这样应该就不至于春光外洩了。」

  看着她娇憨的神色,我只能在心裡暗自喟叹道:「黛绿啊黛绿,妳这不是摆明了要给那些观众製造机会吗?何况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一旦有人真的过来想要分一杯羹时,只怕场面会很难应付吧?」

  不过想归想,一切都尚在未定之天,所以我话锋一转的岔开问题说道:「与其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咱们还是把握当下比较实在,来,小宝贝,快把妳的大腿尽量张开,哥哥我要来狠狠的教训妳这个骚小妹了!」

  在两人都情慾高涨的状态之下,这一仗简直就是乾柴遇到烈火,我一瞧见黑森林下方那道潺潺水流,二话不说便奋力顶了下去,或许是黛绿早就慾火奔腾、也可能是我今晚的命根子实在太硬,所以我才刚一插到底,她便使劲抱住我的身体嘤咛着说:「喔~嗯~~好、好硬!……人家最爱这种硬到像铁条的东西……噢、啊,儘管用力的来吧!……呵呵、呼呼……再用力一点没关係. 」

  流畅的抽插和勐烈的撞击,使我的血脉不断贲张起来,不过才冲肏了二、三十下,我的额头竟然已经冒出了汗珠,而黛绿也同样双颊酡红、眼神迷濛,彷彿刚吃过大量的幻想剂一般,看着她那种神游太虚、浑然忘我的痴态,我不由得朝她微张的双唇吻了下去,就在舌头交缠的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她强烈的喷发,激涌而出的淫水源源不绝,就像大坝忽然决堤似的,不过只是几秒钟的时间,我的膝盖便碰触到了那片正在蔓延的水渍。

  来得又快又急的高潮令我心头一阵骇异,就在我兀自思索原因之际,热吻过后的黛绿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我说:「老公,这次到清迈我们是不是也要带个摄影小组过去?人家真的好想在沙滩上拍几组婚纱。」

  一听见这个要求我心头立即一遍雪亮,原来我的小骚屄还对大鹰那班人念念不忘,不过有些人或有些事是可一不可再,以免将来会藕断丝连、埋下后患,所以我灵机一动的答覆道:「找一组人跟过去多麻烦?光是机票钱就够我们在那边找好几个摄影小组帮忙了,假如真想要拍的话没关係,咱们就在泰国当地约聘摄影师,最好连礼服也由他们提供,这样我们不但可以走到哪、拍到哪,而且行李简单、地点选择又多,如此岂不是两全其美?再说,不同的摄影小组便有不同的风格出现,既然妳想要追求变化,这样边走边换不是乐趣更多?」

  聪明的黛绿当然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虽然大鹰那伙人立即被我否决,但我提出的愿景绝对足够引发她的遐思,只要让她能有偷情或狂欢的机会,对象是谁应该不是绝对因素,因此我才一说完她便马上点着头说:「好,那就听你的,我们就去玩个七夜八天、然后由你择定三处海湾去疯狂一下如何?」

  出门去蹓达个七、八天大致还不会影响到婚期,所以我一面持续顶肏、一面试探着说:「想疯没问题,但是如果还想跟摄影师搞别墅那一套,妳可得先照会我这个未婚夫才行,否则我可就亏大了。」

  大概是明瞭我已看穿她的心思,所以黛绿也落落大方的回应道:「那种事认真说起来只是可遇不可求,除了对象要安全可靠以外,还得双方来电才行,再说我也没花痴到飢不择食的地步,因此只要你没点头,我保证绝不会自己一个人翻牆跑出去偷吃,这样行不行?」

  某些事本来只能心照不宣,就算夫妻之间也是如此,何况我俩尚未成亲,不过既然黛绿已经挑明了讲,我当然也得故作慷慨的抱紧她说道:「宝贝,只要能让妳快乐,我并不在乎多让几个男人来分享妳的肉体,但是我非常不喜欢被蒙在鼓裡的感觉,所以进行之前妳一定要先让我心裡有数,OK?」

  身为男人已然退让到如此田地,再笨的女人也知道不宜再得寸进尺,因此黛绿立刻紧紧搂着我说:「谢谢你,班,其实你也可以找其他女人快乐一下,听说泰国浴可以让男人很销魂,到了清迈咱们不妨选个地方试试看,这次换你上场主演我来当观众,或许感觉会更棒也说不定,怎么样?你愿不愿意试一次看看?」
  这招反客为主黛绿用的可真是时候,不过这项提议确实让我有些心动、也被激发出了好奇心,因为泰国浴我只是久闻其名而已,根本不晓得是啥玩意,所以我在顶住花心不动以后才问道:「妳洗过泰国浴吗?宝贝,如果没有的话,那我们不如一起洗一次看看,这样就能明白其中究竟有何种奥妙了。」

  我把问题反丢回去,没想到黛绿竟然舔着我的耳垂淫笑道:「嘻嘻,你就是喜欢看我被别的男人乱搞对不对?放心,只要你喜欢,我就陪你一起做一次。」
  既然取得了共识,这话题再聊下去就会失掉新鲜感,所以我一面缓缓抽动、一面刻意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咱俩说归说,万一妳小阿姨早就把妳的行程排好也排满了,那我们岂不是要入宝山而空手回?」

  「应该不至于吧。」

  黛绿眨了眨大眼睛说:「女强人通常比一般企业家还忙,如果我那个新姨丈又当真不济事的话,小阿姨哪有那么多时间陪我们到处去游山玩水?我猜晚会一结束可能就得各自放飞了,她要我去参加可能只是想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顺便把礼物提早交给我而已。」

  能够这样当然最好,否则那种被人品头论足的滋味实在不太好受,所以能够越早重获自由我和未婚妻可以到处去冒险的时间也就越多,一想到黛绿心裡那些淫荡的念头、再加上我自己同样是磨刀霍霍,泰国行的精彩镜头已不知在我脑海中打滚过多少次了,常有人说出国旅行最容易引发浪漫的思潮,看来此言确实不假,打从决定要前往清迈那一刻开始,似乎我和黛绿都马上各有盘算及期待,虽然两者的想像或许不尽相同,但我敢肯定一切都必然与性爱有关!晓得黛绿也不想被小阿姨绊住以后,我立刻起身将她的娇驱翻转过来,望着她曲线玲珑的葫芦腰和白馥馥的雪臀,我一边轻轻爱抚她的股沟和菊蕾、一边由衷讚叹着说:「天呐!妳的身材真是完美到无可挑剔!不管是何种姿势和角度,看起来都是如此惹火与撩人,这次出国我一定要彻底把妳三个肉洞都玩个够!不过妳得先跟妳的小阿姨打声招呼,请她最好不要佔用我们太多时间。」

  最后一句话其实我另有目的,不料看似大而化之的黛绿却是一点就通,只见她回头?视着我说:「大不了我再找个时间补给你就是,何况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出国呢?在台湾人家也一样可以让你随心所欲的玩啊,不过无论你以后想对我做什么,现在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趁着尾音尚未结束,她竟然旋转着雪臀在勾引我,好吧!既然大家都爱说作人要活在当下,我也就老实不客气的一举顶了进去,可能是我双手扶着她的纤腰,所以这回的冲肏有些不同凡响,并且立即引发了『霹哩啪啦』的撞击声,只是在肉与肉的碰触当中,隐约还夹杂着『噗滋噗滋』的怪音,这种因抽插所引起的淫水声,与前者溷合成一种令人无比兴奋的交响乐,所以我一面大开大阖的狂冲勐顶、一面扯住她披散的秀髮大喝着说:「怎么样?这样爽不爽?等一下捅屁眼的时候要不要移师到八爪椅上?」

  可能没料到我今天会想要用八爪椅来助兴,因此黛绿在顿了一下以后才扭着屁股说:「不要啦,那东西看起来很不卫生,我们还是在床上玩就好了。」
  事实上我对那张椅子也有点顾忌,所以未婚妻既然拒绝,我也就顺理成章的进一步要求道:「好,那咱们就留在床上盘肠大战,不过等一下逛后花园的时候我要走旱路,也就是不用润滑油,这样妳没问题吧?」

  以前可能也被别的男人用过这招,因此黛绿有些踌躇的沉吟着说:「不用的话万一顶不进去会很痛,而且感觉也不好,我看你还是先到浴室随便拿瓶洗髮精或沐浴乳来充数好了。」

  虽然看着女人屁眼冒泡的画面也颇新鲜,但我今晚就是想要试试直接走旱路的滋味,尤其是黛绿被搞到呼天抢地、殷殷求饶的景象对我而言简直就是一项致命的吸引力,何况这次还是由我自己亲身操刀,所以我在念头一转之后立刻使劲狂顶着说:「那就等卡住了再说,现在妳只要尽量把心裡的感觉叫出来就好,记住!不要假装或隐瞒,我要听的是妳真正的心声,明白吗?」

  床第经验丰富的黛绿显然是一听就懂,只见她连连颔首的应道:「噢,班,我就快要当你老婆了,无论你想要什么儘管通通拿去,人家的身体就是你的性玩具,随便你爱怎么玩弄都可以!」

  这种告白算是黛绿自愿当我的性奴隶、或者她不止对我一个人这样说过?怀者半信半疑的心理,我更是快马加鞭地冲撞着说:「很好,我就喜欢有个乖巧又淫荡的老婆,只要妳天天让我这样爽,我就算是做牛做马也要让妳一辈子吃香喝辣。」

  如此的对话或许有点肉麻与奇怪,但在激情当中的男男女女,有谁不曾山盟海誓过?所以我话才刚讲完,大概是深受感动的黛绿立刻仰头呻吟着说:「喔,好哥哥、我亲爱的好老公,快、快点用力顶烂人家的花心!……噢、呼呼……我好久没这么兴奋了……快、再狠一点!……哎呀!呜、呜……你的东西要是能再长一点就更完美了。」

  即使这样的叫床内容让我很受用,可是最后一句话却有点伤害到我的自尊,因为我的尺寸只能勉强碰触到黛绿的花心,一旦角度或姿势稍有变动的话,我的龟头便会找不到靠岸的地方,所以有时候我必须在未婚妻的屁股下面垫上枕头,以便能够磨擦到她的子宫口,儘管这个缺憾并未造成黛绿的不悦,然而身为男子汉,有哪个会不想征服胯下的美人儿呢?为了弥补这个短处,拼命冲撞是可行的途径之一,凭藉着勐烈的力道,想让龟头前端多深入个几釐米倒也不是难事,只是那样会很消耗体力、也很容易会提早射精,因此通常我不会轻易尝试,不过眼看今晚的爱人是如此飢渴,我决定要来次捨命陪娘子、说不定还能趁机扳回一城,所以在主意既定以后,我随即大马金刀的站起来大吼着说:「给我跪稳了,妳这个大骚屄,老子我要来好好教训妳了!」

  随着话声结束,我怒举的命根子已完全消失不见,但预期中的碰触并没发生,所以我两手紧紧抓住黛绿的腰肢,开始长抽勐插、外加连冲带撞,果然这招一使出来,她曼妙的娇躯便再也抵挡不住,大概还不到二十秒钟,她整个人就被我冲撞到了床头板的镜子前面,不过这样还不够,我一直等到她连脸颊都紧贴着镜面、而我的马眼也感受到子宫口的硬度时,这才喘息的问着她说:「如何?现在有没有让我插到底了?」

  之前只顾着呻吟和享受的黛绿总算睁开了眼睛,她先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然后才似笑非笑地转头望着我说:「磨到了,而且好像比以前插的更深,很舒服,可是人家还想要……想要让你的大肉棒再插深一点。」

  听到她这种好像永远都嫌不够的语言,我不由得有些愠怒地拍了一下她的雪臀说:「看来妳今天是没爽够就不肯回家,好,那就别把脸贴在镜子上,站起来、弯下腰,然后把双手撑在牆上,这次我就水旱两路轮流通,老子就不信妳真能骚到天上去!」

  如斯响应的黛绿立即按照我的意思摆好了姿势,而我依旧双手扶着她的纤腰先来几回三长两短的抽插,等整支肉棒都沾满淫水以后,我才扒开她的菊穴狠狠顶了下去,乾燥的肛门虽然阻碍难行,但在我执意攻坚的劲头之下,还是一举就把整颗龟头硬肏了进去,极度滞涩的感觉使命根子隐隐作痛,同时黛绿也发出了一声轻呼和喘息,她急扭着雪臀好像想要逃开,不过一击奏效的我岂容敌人逸去?抱着趁火打劫的心情,我又连耸了好几下屁股。

  走旱路的要诀就是得寸土必争,所以在步步为营当中,我的肉棒已经有三分之二深入敌阵,那种既崎岖又粗糙的路面委实不好进军,但是为了展现我武维扬的精神,对手越是顽强我的攻击力也就越加旺盛,所以我每一次的抽退都是为了要强化下一次的挺进,果然就在这种浅抽长顶的战术之下,我的小腹终于密不透风地紧贴在黛绿的臀肉上。

  儘管我方已经长驱直入,但敌人依然非常顽强,她双手按住镜框,笔直地撑在那里,除了张开的双腿寸步不移以外,她的腰肢也毫不鬆软,这种无惧于狂风暴雨亦要硬挺下去的作风,使我更想把她杀个寸甲不留,所以我开始疾风烈火般地快速抽插起来,有时候她会发出哀叫、偶尔则是仰头甩髮的嘶嚎个几声,然而不管我如何残酷的左砍右伐,她就是不肯臣服在我的脚下,纵然我用双手把她的小奶头扯到快要断掉,这个倔强的浪女却还是宁可在那儿咬牙承受。

  噼啪声愈来愈响、喘息和呻吟也越来越大声,战况之惨烈远远超乎双方原先所想像,每当旱路乾到举步维艰之际,我便得退回水路去滋润一番,然后才能整军齐鼓再次朝后山出发,如此来回征战已经有五次之多,别说敌我都早就满身大汗,就连床垫的弹簧只怕都断掉了好几根,但是一直捱到第七轮交锋的时候,我才和未婚妻同时爆出了高潮,她这是第二次洩身,而我还没有满足。

  大约是看出了我还有馀火尚未熄灭,所以在洗鸳鸯浴的时候,黛绿故意逗弄着我萎缩到只剩五、六公分长的老二说:「等一下我用嘴巴再让你爽出来一次,这样够公平了吧?」

  其实作爱就是互相取悦对方,谈不上什么公平不公平,不过黛绿可能是因为被我『捉姦在床』,所以有心想弥补我吧?不过今晚我确实也是『性趣』高昂,所以才一抹乾身体,马上把她拉到S型躺椅上去进行口交,由于床铺在方才那场大战过后业已髒乱不堪,因此除非是想在地毯上翻来滚去,否则流线型的黑皮躺椅绝对是玩69式的最佳选择。

  试过三种高难度的69式玩法以后,颠鸾倒凤的游戏便被捨弃,黛绿开始全心全意地舔舐我的身体和侍候我的生殖器,她灵巧而淫荡的舌头从我眼窝一直梭巡到脚趾缝为止,虽然过程只有五、六分钟,但我不知颤抖了多少次,特别是在帮我呧刺肚脐的时候,那种新奇而舒畅的感觉真是前所未有,也是从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帮我吻胸膛和舔奶头只不过是基本功而已。

  半套式的乾洗完毕以后,艳丽无双的黛绿才把重心转回到我再度勃起的老二上面,她是一面轻套慢抚的打着手枪、一面忙着啃啮我的龟头,虽然没有演出深喉咙的戏码,但她来来回回的吸吮和舔舐了整支肉棒好几次,有时候她甚至连睾丸都含进嘴裡品嚐,而她的另一隻柔荑则不忘在我身上到处游走,若不是具有相当的感情基础,我想她不可能会如此专注和热情。

  望着她时而侧卧、时而跪伏的美妙姿势,我忍不住轻抚着她的秀髮与香肩,假如能搆得着的话,她硕大又坚挺的乳房和修长的玉腿我更是不会放过,然而这不仅是为了触觉的享受,其实最重要的一环是我始终都在观察和鑑定,因为我很担心自己的未婚妻会遭大鹰那伙人玩坏娇躯,所以连阴道及肛门的鬆紧度都被我列入检验项目,还好到目前为止我的黛绿仍旧完好如初,身上连半个吻痕或瘀青的现象都没有,我想这点是值得庆幸的。

  这场历时约半个钟头的口舌俸侍,最后是怎么解决的我竟然无法断定,因为我只记得黛绿紧咬着我的龟头、也知道她的舌尖还在蠕动,但她一手捏住睾丸、一手由我胸膛一路往下爱抚到我的腰身时,我只感觉到她的每隻手指头都好像在跳舞,紧接着我便脚尖一遍酥麻,然后根本坚持不到三秒钟,我就在排山倒海而来的无边快感中狂抖着身体激射而出。

  第一道精液喷的又高又远,就在我抓着支架发出怪叫时,?见了我的黛绿正在淫笑,她满脸春情,似乎对我的反应非常满意,随着我持续的发射,她不但一边套弄还一边乱摇,导致乳白色的黏稠物洒遍了四周,直到我只剩最后一股子弟兵时,她才低下头用力把牠们全吸进了嘴裡. 这招生吞活剥最是阴狠,因为残存在输精管裡的液体被高速吸出时,那种彷彿灵魂也跟着激射而出的诡异感觉,虽然无比舒畅却也有着一丝痛感,就在难以言喻的极度刺激之下,我蜷缩着身子疾呼道:「好了、好了,快把妳的嘴张开,再吸下去我就真的受不了了!」

  抬起头来的黛绿嘴角挂着一丝精液,她先舔了舔那条约半尺长的液体,然后才笑吟吟地问道:「很舒服吧?你这次射了好多喔!」

  我像在求饶般的摇着右手说:「大概连一滴的库存都没了,妳得先让我休息一下咱们再去淋浴。」

  不过黛绿没有等我,她抹着嘴角的最后一滴精液应道:「人家连头髮都被你喷到了,我还是先去浴室整理一下。」

  望着她娉婷婉约却又摇曳生姿的风骚背影,我不禁在心裡暗叫道:「天啊!黛绿这些床上功夫到底是从哪裡学来的?究竟她是因为天生媚骨、还是经过许多男人的调教呢?」

  有时候不晓得答桉反而是好消息,否则唯美的情境很容易就破坏殆尽,所以我宁可把问题放在心裡也不愿去追根究底,翌日我立刻跟公司请好十天的假期,眼看再睡一宿就要向清迈出发,我不由得有些兴奋和紧张,因为在潜意识裡我有着想要放纵与报复的念头,就像我也深知在泰国的期间黛绿绝对会不安于室那样,一场似无心却有意的性冒险正在迅速萌芽,而在远渡重洋数千公里的中南半岛上,又有谁能预测到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