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绿的过去进行时】(11-12)作者:风经过的影子


  11.

  峰把手里的一沓照片扔到晨面前,是录相里的截图,说:「你关了就没事了?唐唐,你好好想想,如果我把这些发到你们学校里去,给你的父母,给你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他们会怎么想你?你那老爸还会认你这个乖巧的闺女么?嗯,对了,还得给你那老公老家的村里人每家每户发一份,让你公公婆婆知道你是多么贤惠的儿媳妇,是不是很有意思?哈,别看我,我当然找人调查过你老公了,嘿,他村里人可是都把你当仙女呢。」

  「你到底想要怎样?」晨咬着牙看着峰。

  「不过,你老公还是不错呢,」峰自顾的说:「我让人调查了他半年了,硬没找着他的不是来。他手下那个业务,真个漂亮,听说喜欢他好几年了,那天都送上门了,说不想要别的,当他的情儿就行。嗯,硬是让你老公骂哭了,哈,唐唐,再看看你,你这还真对得起你老公!」

  「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晨湿着眼冲峰吼:「你不是就想要我的身子么,来啊,我都给你,来,我什么都给你!」

  晨边歇斯底里的吼着边脱着衣服:「来啊,你操我啊!」

  峰一巴掌扇过去,晨扑倒在床上,半晌不动,「哇!」的痛哭出声。

  「你就是个骚货,你以为你是谁,你让我操我就操啊。」峰不屑的说:「就你这样的,当鸡都没人要!」

  峰转身冲门口喊:「老马,你们进来!」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晨躺在床上看着周围膀大腰粗的五个男人,一边喃喃着,一边向床里挪。

  「把她手脚按住了。」峰吩咐说。

  「你要干什么?!」晨身子给五个人把的死死的,挣扎着冲峰喊。

  峰冲雯点点头,雯扭身从桌子上包里拿出一个注射器,趴到晨身边,扎到晨胳膊上,任晨嘶喊着,面无表情的把药推进去。

  「你给我打的什么?」晨这时已经不再挣扎,也不再喊,只是静静的看看雯。
  雯不说话。

  「你们杀了我吧!」晨盯着峰。

  「你死了你那些视频,这些照片就会消失了么,你死了,你做过的事就没了?」峰撇着嘴角:「你要是自杀的话,我更会把你搞得臭臭的,把你的视频发到网上,让全世界的人都看看你这个骚货!」

  峰上前摸着晨的脸,轻轻又说:「唐唐,还疼么?对不起啊,忍不住打了你,你知道我有多心痛么?咱这都是老同学了,你知道我是从来不爱强迫人的,当然更不会干那些个下三滥的事儿的。」

  「…」晨咬着牙瞪着峰。

  「啊,唐唐,你该不会以为我是让他们来轮奸你的吧?」峰看着晨,作着惊讶的表情:「你怎么能把我想的那么坏啊唐唐,我是那种人么,我妈打小就夸我善良心肠好呢,你怎么会对我误会这么深呢?你不要把人都想的那么坏好么?」
  「你到底要干什么?」晨冷冷看着峰。

  峰把脸贴上,认真看晨,半晌,一字一顿的说:「我要你打内心里求我操你!」
  「…」

  「不明白?嗯,知道刚才雯给你打的是什么药么?」峰笑笑:「是催情的药,国外进口的,很贵的呢。是这样唐唐,如果你能挨到天亮忍着不求我操的话,我就把视频照片都给你。」

  「…」

  「对,全给你,我绝对不会留拷贝件。我可以对天发誓。」峰冲晨点点头,又说:「可要是你挨不住呢,你可要答应我一件事儿。」

  「…」

  「那要等我操完你以后再说。」峰看着晨慢慢变红的脸,轻轻又说:「唐唐,身子开始发热了吧,嗯,别着急,慢慢来,时间早着呢。」

  峰回身冲雯点点头,说:「雯姐,拜托了。」

  雯从包里掏出把剪子,对几个大汉示意了一下,让他们把晨的下胯分的大些。
  晨手脚给几个大汉按着,程大字形仰躺在床上,徒劳的扭着身子,晨盯着雯:「你,你要干什么?!」

  雯也不说话,爬上床,跪在晨两脚间,把晨的裙子提到腰间,再用剪子慢慢把晨的内裤剪开,露出晨两瓣阴唇,扔了剪子,探着嘴吻上去,晨轻轻的喘了一声。

  屋里气氛一时有些怪异,峰坐在床边椅子上,点上支烟,静静的看着晨的脸。几个大汉按着晨,面无表情,一声不吭。雯跪在那里,认真的舔着晨的阴唇,吮着晨的阴蒂。晨咬着牙,不停扭动着腰身,一声不吭。屋里只有阵阵吮吸声,以及晨忽急忽缓的喘息声。

  过了一些时候,雯让那几个人把晨往床里边挪了挪,给她让出地方趴在床上,小手重新扒开晨的阴唇,再次吮了上去。晨的脸越来越红,下面裸露的大腿也慢慢发红,像在发着热气,身子扭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刚有十来分钟,晨忽的呼吸变的急促,起伏着腰胯,把逼口往雯嘴里送,越送越急,在晨呼吸要断掉的时候,雯忽的松开了口,抬起头,看着晨,任晨小胯徒劳的在空中上挺着。等晨身子重新落到床上,平息下来,雯又低了头,舔咂起来。

  几番过后,晨全身已经给汗打透,头发湿湿的一缕一缕沾在脸上、脖子上。
  一阵吸吮过后,当晨的胯子再次抬起,雯再脱离,晨终于喊出声:「雯,雯姐…求求你…」

  雯却不理,只是静静等着晨再次平息下去,认真的含弄着起来。

  转眼过了一个钟头,这时,晨身子再次向上拱起,几个壮汉差点没把住她,晨拱着身子,连声尖叫着:「姐!求你!我要来了,快舔!快舔!!」

  雯扭头看峰,峰点点头,起身把裤子脱了,爬上床,把半硬的鸡巴凑到雯嘴边,让雯把它舔硬。

  峰把硬挺的鸡巴抵在晨的阴唇之间,看着晨,说:「唐唐,来,求求我,你求我我就插进去,给你止痒。」

  晨盯着峰粗若儿臂的肉茎,只是喘息着。峰指指自己的鸡巴,说:「唐唐,你也知道的,我喜欢玩女人,初中的时候就上遍了各班的班花,可玩女人怎能没有个大家什呢,看,我这特意在美国作的手术,粗吧,长吧,看看,这都有你手腕粗了。」

  「…」晨看着那比她手腕还要粗的鸡巴,喘息着,仍是不作声。

  「唉,」峰长叹一口气:「以前总觉得鸡巴当然是越长越粗越好,没想这大也有大的难处,很不容易勃起,起来也经常是半硬不硬的。」又说:「唐唐,知道么,你现在的样子特别让我鸡动,你求求我好么,你就不想尝尝这样的大鸡巴插进你身体里的感觉么?这样又粗又长的鸡巴可是百年一求呢,那又胀又麻的感觉,你不想试试?」

  「…」晨颈肌蠕动着。

  「何苦难为自己呢唐唐,来,求求我,你马上就可以泄出来,不再这么难受,来,求求我。这才一个钟头呢,现在你都这样了,这一夜你怎么能熬过去?」
  晨闭了眼。

  峰不再作声,下了床,光着下身重新坐回椅子上,脸上没半分生气的样子,眼神里更多的是兴奋,冲雯点点头。

  雯嘴又吻了下去,又把晨乳罩脱了,一边含舔着晨的阴蒂,一边抚弄着晨的两个乳尖,晨的呼吸又开始慢慢加重。

  慢慢又过了一个小时,这时,晨跟雯的哀求声已经变得嘶哑,眼神迷离,像是马上会发了疯。

  按住晨的几个大汉这时也是汉流浃背,却没有一丝抱怨的神情。

  当时间来到凌晨两点,晨再次拱起身,嘶叫起来,终于,扭头看向峰,嘶喊:「求你,求你了!」

  峰重新爬上床,跪在晨胯间,肉龟抵着唇缝,轻轻问:「唐唐,求我干什么?」
  晨闭上眼,眼角淌出一行泪,细声说:「操我!」

  几个汉子脸上露了笑意。

  晨话音刚落,峰的鸡巴已经破开唇瓣,挤进晨的阴道里,晨的阴道口撑得极开,像马上要断的橡皮筯,紧紧咂着峰的肉茎,那肉茎慢慢没到晨身体里,晨也慢慢张了嘴,一时没了呼吸。

  峰的身体终于顿了下来,晨的下腹已经给龟头顶起,隆起高高的一块,这时,峰的鸡巴却仍有一掌的长度在阴道外面。

  晨的喘息声里,峰慢慢把鸡巴拖出,待阴道口卡住龟沟,再猛的一插到底,引得晨轻啊一声。

  峰慢慢抽,狠狠插,一边端详着晨,一边不急不慢的耸动着,过了些时候,晨身子慢慢开始扭动起来,嘴里喃喃道:「快,快!」

  峰让几个大汉松了手,鸡巴仍插在晨阴道里,调整着,躺下,让晨骑到他身上。

  凌晨三点,这时,屋里几个大汉已经不见了踪影,雯在一边静静看着,晨骑在峰身上,手支着床,下身疯狂耸动着,阴道吞吐着峰粗若椅腿的黑鸡巴,上面已然让晨的体液涂成白色。

  「啊!」晨忽的顿住不动,抖动着身子,再次仰头尖叫起来。

  峰起身把晨按趴下,扒开晨的臀肉,从后面插了进去,毫不留力的抽插起来,咬着牙,嘴里狠狠有声:「操死你!操死你这个骚货!要不是你这个骚货,我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知不知道我这辈子全让你毁了,知不知道为什么再没女人让我动心过,知不知道你毁了我所有的感情,你毁了我的感情,你让我没法再对女人动心,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多讨厌我自己!你知不知道!!」

  峰的身子把晨罩住,压陷进床里,峰下身狠狠挺动着,嘴里仍是喃喃不停:「你毁了我,我也要毁了你,你这个骚货,我操死你,我操死你全家!你这个骚货,你知不知道我刚开始会对女人动真感情就让你全毁了,全毁了你知道么!你害得我,害我没法再爱上一个女人,害我没法爱上我老婆,害我没法爱上任何人,害得我我老婆不理我,我闺女不理我,我妈也不答理我了…操死你,都是你害的骚货!」

  天亮了,屋里终于沉寂了。

  晨趴在床上,白皙的背上淋着精液,峰跪在床上,喘息着瞪着晨,雯静静的看着眼前一男一女,仿佛在看着另外一个世界。

  峰终于平息了下来,不再喘,冲晨淡淡说:「唐唐,你输了,别忘了你还答应着我一件事呢。」

  晨趴着不动。

  「我要操你女儿!」

  晨身子抖动了一下,起身盯着峰,咬着牙,哆嗦着嘴唇狠狠说:「你杀了我吧!」

  「你女儿我是操定了!」峰冷着脸:「你毁了我,就让你女儿替你补偿!」
  「你干脆杀了我!」晨扑上来,攥着拳打着峰的胸口。

  峰把晨按回床上,贴着晨耳边柔声说:「唐唐,你要知道,如果当初你把身子给了我,不是就没今天这些事了么。你想想,是不是你的错?嗯,如果你把你女儿的身子给了我,我满意了,我就再也不会烦你们家了,你们也就可以继续好好的过日子了,是不是?」

  「你有病!你知不知道你有病!你有病的!…」晨连声吼道,忽的哭出声,哀求说:「求你了,求你了好么,放过我,放过我家里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唐唐,你看你,」峰温柔的抚着晨的长发:「你哭什么呀,我这不是跟你商量么?你想想,我现在的地位,我家的势力,你就是不答应,你说我怎么操小静不行,嗯,强奸?诱奸?轮奸?谁能管得着我?嗯,如果有时间我还能想法慢慢让你家闺女爱上我,天天乖乖的让我操,是不是?我是尊重你唐唐,所以,你不点头,我是绝不会动小静一根指头的。」

  「…」

  「嗯,如果你就是不答应呢,那我这积了一辈子的怨气就没法释放出去对吧,那我也没办法,就只能报复你,把你的那些个视频照片公布出去,让你的好老公看,让所有认识你的人看。这你也不能怪我,全是你逼的是吧,谁叫人不听话呢。啊,你也不用急着答应我,这终归是大事,你先好好考虑考虑,好好想想利害,然后再答复我,啊,我给你两周时间,足够了吧。嗯,你要多想想你家人看到你那淫荡的样子会是什么眼神,哦,对了,昨晚的也录了的,你喜欢的话一会儿我拷一个备份给你?」

  「…」

  「你别把事情想的太严重,这都什么时代了,不就破个处女膜吗,现在的年轻人谁还把这个放在心上,对吧,再说,可能你女儿的处人膜已经没了呢。到时你领过来,让雯姐用药迷昏,我在她昏迷的时候破了她身子,她醒来后也不会知道的是不是?再说,处女膜也可以修复的,这个不信你问问雯雯,他们医院就可以做这个手术。」

  「…」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也不留你了,你回家再好好想想,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想想你拒绝我会有什么后果,啊,好好想想。」峰扭头又对雯说:「雯姐,麻烦你陪唐唐冲个澡,再给她找套衣服。」

  卫生间里,晨低头坐在浴缸里,任淋头淋着身子,一动不动。雯在一边静静看着,也不说话。

  「雯姐,能不能告诉我,我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让你这么恨我。」晨低着头说。

  雯沉默着,过了会儿,说:「妹妹,昨天的药呢,也不是什么神药,你也不是第一个用。峰也不是第一次这样折磨女人的,嗯,有七八个了吧,可有一半都挺过来了,死活就是不让峰操的呢。」

  「…」

  「所以,也不全怪姐姐的是吧?」

  「姐,如果昨晚我挺过来了峰就会放过我么?」晨仍是低着头。

  雯呆了呆,轻轻摇了摇头,说:「峰说话还是算话的,他真会把那些照片,那个视频给你让你毁了的。」

  晨抬头看雯。

  雯看着晨,又避开,看别处,半晌,叹了口气,实话道:「可妹妹,那样的视频你知道我跟东背着你拍了多少么?都在峰手里。」

  晨低了头,不再说话,雯也不吭声。

  「姐,麻烦你出去好么,让我一个人静静。」晨说。

  雯出了卫生间,走到峰身边。

  峰看着她的脸色问:「怎么了?不忍心了?」

  雯摇摇头,问:「要是她就是不同意呢?」

  「那就再想法,她不点头的话我操起她女儿来多没意思?完全折磨不到她么。」
  雯不说话。

  峰盯着雯,笑着问:「你说呢?」

  清晨里一缕阳光拨开树梢,抚过空荡的街,在深秋有落叶的季节里,被风吹起,带着一丝淡淡的悲意,飘到晨身上。

  晨站在风里。

  12.

  晨站在街上,手机响了。

  「妈,你在哪儿呢?小雯阿姨说你早就走了,怎么还不回来啊?!」

  「…」

  「妈,怎么这阵子你老往老雯阿姨那边跑啊,真是的!快回来吧,收拾收拾还要去机场接爸爸呢,爸不是说中午的飞机么。」

  「…」

  「妈,你怎么不说话啊,快点啊,晚了就不等你,我自己打车去了啊。」
  午后,天开始下起了雨。

  机场往家的路上,晨开着车,「我」坐在后座上,静赖在「我」怀里。
  「爸,这次能在家多呆一阵子了吧?」

  「嗯,应该吧。」

  「什么应该啊!你再不着家妈妈就跟别人男人跑了呢!你是不知道,妈妈最近三头两头的往小雯阿姨家里跑,晚上也不回来,说不准背着你干什么坏事呢!」
  「找打啊你」「我」骂静,伸手胳肢她。

  静「咯咯」的笑,又说:「就是么,你没见过雯雯阿姨那老公,一幅色迷迷的样子,你再不管管妈妈这个大鲜肉,早晚给他叼走了,给你戴一顶乌油亮的绿帽子!」

  「好了,好了,别瞎说了,」「我」看看前面晨的神色,说:「再说你妈要生气了,你妈妈是什么样的女人我不比你这小丫头知道?全世界的女人都偷男人,你妈妈也不会给我戴绿帽子的。嗯,对了,这次小考考的怎么样?」

  静不作声,呆了呆说:「还行吧。」

  「什么还行吧,」「我」捏静的鼻子:「是不是又落后了?」

  「嗯,」静点点头,嘴又一撇,瞅「我」,说:「这还不怪你爸爸!」
  「嗯?怎么怪到我身上了?」

  「你这老在外面,人家老想着你,哪有心思听课?!」

  「这是什么理由?不好好学还赖你爸,看我不好好收拾你这个小妖精!」「我」胳肢静。

  静笑着反身胳肢「我」,父女两人在后座上闹成一片。这时,「我」感觉到晨的异样,停下,让静别再闹,问晨:「怎么了老婆?」

  晨呆了呆,往后瞥了一眼,笑笑说:「怎么啦,我没事啊,你们闹你们的。」
  家里,黄昏,晨在厨房里忙着,「我」坐在沙发上,静躺在「我」大腿上让「我」给她掏着耳朵。

  晨从厨房里出来,看着远处父女温馨场景,湿了眼,忽的愣了一下,注意到「我」高高隆起的裆部,注意到旁边静无所适从的小手,晨手抖了一下,又摆出笑的模样冲那边喊:「小静,快过来帮妈端菜!」

  这天夜里,当「我」进入晨的身体里时,晨呻吟着说:「今天你把我当小静吧。」

  「我」愣在那里。

  「雯姐说角色扮演能调节夫妻生活。」

  「瞎说!」「我」继续抽送着。

  「爸!快操小静!」晨呻吟着说。

  「我」呆了呆,接着操了起来,站在窗边的我当然知道被窝里的「我」这个时候鸡巴硬成什么模样。

  「爸,快,快操死小静!」呻吟。

  「…」

  「爸,射给小静,快,让小静生个女儿给你操!」

  「…」再用力,喘息。

  「爸爸,你快操死小静了,小静不敢了,饶了小静,小静以后一定听爸爸的话,好好学习。」

  「…」

  「爸爸,小静快来了,啊,快来了,快射给小静!」

  「我」猛的把鸡巴从晨阴道里拔出来,滚到床边,挺着鸡巴呆呆看着地面。
  晨愣在那里,爬起身来,从后面搂着「我」。

  「怎么了啦老公?」

  「我」摇摇头,晨不再说话,只是轻轻抚着「我」。

  半晌,晨轻轻说:「老公,让小静做你女人吧。」

  「我」张着嘴回头看晨,晨盯着我的眼,静静又说:「老公,我知道你喜欢小静,嗯,是那种喜欢,你要了她身子吧,我不介意的。」

  「我」哆嗦着嘴唇,瞪着晨,半晌,说:「晨,你别吓我,你别这样看我,你别生我气了好么?」

  晨湿了眼。「我」手颤抖着擦着晨脸上的泪,喃喃说:「晨,我原谅我好么,我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真的不知道…」晨仍是流泪。「晨,你别哭了,啊,快别哭了,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该对自己女儿有那种想法,我是个畜生…」
  「我是个畜生!」「我」回头挥手用力打着鸡巴吼道:「我真想把它割了,这个畜生!」

  晨在后面紧紧搂着「我」,哭着说:「老公,你别这样!我真的不介意的,啊,你想的话,今晚就可以过去,小静愿意的,小静一定愿意的。我真的不介意的…」

  「晨,快别说了!」

  「老公,我真不介意…」晨哭。

  「我」抓起桌上的茶杯猛的扔到地上,吼道:「别说了!!」

  屋里空气凝结了,这时,一阵敲门声,静在屋外喊:「爸!妈!你俩在里面干什么呢?!让不让人家睡觉了?!」

  一周后,从学校回来,客厅里静指指桌子上的快递,说:「妈,你的。」
  邮件背面用马克笔写着一个大大的「6 」,晨打开,刚看了一眼,身子一晃,差点坐到地上。静奇怪的看着晨,问:「妈,怎么啦?」

  「没事,没事。」晨说着,攥着邮件往卧室走。

  是一沓照片,最上面一张,照片里是她的正面,一幅陶醉的表情,身后东正挺着身子,两个人都是一丝不挂,其余一些也全是晨的各种被操表情的特写,更有那天宾馆房间里她同时含着两根鸡巴的。又从里面掉出一张碟,晨慌忙用电脑打开看,屏幕里东、雯、晨正在3P. 屋外静敲着门问:「妈,怎么啦,你没事吧?」
静又说:「大白天你锁门开什么妈妈?!」

  第二天,晨又收到另一封,背面写着大大一个「5 」,却是另一些照片,有晨跟东的,有晨跟那个丈夫的,有晨跟峰的。

  晚饭过后,「我」和晨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静从屋里走出来说:「爸,你能不能找人帮我查查这是谁,两天了,不时往人家手机里发黄色照片!刚又收了一个。」

  晨身子僵在那里,「我」满不在乎的说:「我也收到了,别理他,总有些无聊的人。」

  「什么样的照片小静?」晨说:「拿妈妈看看。」

  「妈!」静红了脸,嘟着嘴:「女人家家的看什么看,真是的,里面那谁,也不嫌脏,含那个东西!」

  「拿妈看看。」晨去抢静的手机。

  「你就给你妈看看!」「我」皱着眉在一边训静。

  「哎呀,我都删了呢,人家姑娘家的,让同学看见还把我当什么人呢。」
  「我的应该还在,」「我」掏出手机,递给晨,一边说:「没事,可能是谁的恶作剧。」

  虽然早有准备,晨看到照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啊」了一声,她当然知道照片里面没有正脸的那些赤裸女人正是她自己。

  「妈!」静看着晨:「你看你,大惊小怪的,你跟爸爸在那屋里什么脏事儿没干过呀,狗男女,还以为人家不知道?!」

  「小静!说什么呢!」「我」板起脸冲静吼。

  「好,不说就不说么!」静嘟着脸一幅委屈的样子:「这些天你怎么爸爸,老是冷着个脸,好像谁欠你似的,用得着那样吗,连个手都不让碰了,嫌人家脏么,还说最疼人家了呢,哪儿有你这样的啊爸爸,把人家当出气包…那天晚上你跟妈妈在屋里吵完架就一直这样,你们有火,也不能往我身上撒的啊,我招谁了…」

  静越说越委屈,慢慢湿了眼,忽的「哇」的哭出声来。

  接下来几天,晨又收到背面分别写着「4 」、「3 」、「2 」的邮件,晚上
又接到峰的电话:「你只有明天一天的时间了,后天我就发你正面的,先发给你的同事!」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晨已经几天没睡好,接到电话后,乌着眼圈滩坐在沙发上,又回里屋给雯打了电话。

  第二天晚上,晨领着静去了金桥酒店,对静解释说是雯今天过生日,特意请她也过去。

  雯把静领上楼,说有东西要送给静。酒店大堂里,晨与峰坐在沙发上。
  「就是迷昏了插一下的呀。」晨哆嗦着手,忍不住又问:「不干别的是吧?」
  「不是都跟你说了么。」

  「雯姐医院真能做那种手术么?」

  峰点点头,说:「不都说了么,都这个时候了还操什么心啊!」

  过了会儿,峰接了电话,起身示意晨跟他上楼。

  还是那天的房间,晨回头看着跟他们上来的峰的五个手下,看峰:「他,他们上来干什么?」

  峰也不说话,用卡开了门。

  晨呆站在门口,又给后面的人推着走到床边,屋里静并没给迷昏,只是坐在床上,两眼像在冒着火,死死瞪着晨。电视墙上的屏幕分成一格格,每格里都是晨与男人作爱的场面,屋里不时回荡着她的呻吟声。

  晨看着静,嘴张了又张,终于从嗓眼里挤出一句:「小静,不,不是的,不是的…」

  「你真不要脸!」静哆嗦着嘴唇,胀红了脸冲晨大吼:「你下贱!」

  「不,不是的小静,你,你听我…」

  「你对得起爸爸么!你对得起我爸么!!你下贱!不要脸你!!」

  晨扭头去看雯,又看峰,嘴里嚅嚅有声:「你,你们…」

  「你肮脏!」静又骂。

  「小静,我,妈妈不…」

  「你不是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妈!你真让我恶心!我不想再看到你!!」
  说着静向屋外跑,却给峰身边一个大汉抓着胳膊扔到了床上。

  「你,你们干什么!!」静吼着爬起身,又给扔回床上,刚要再起身,几个大汉扑上去,把静按在床上。「放开我!你们放开我!!」静扭着身子,放声大喊。

  晨愣了一阵,醒过神冲峰喊:「你要干什么?!」

  「给你女儿开苞啊!」峰笑笑说:「你不是都答应了么,人这也是你带过来的啊。」

  「你!你!…」

  听到峰的话,静一时愣在那里,忽的发了疯似的扭动着,冲晨吼:「你无耻!你卑鄙!!我要告诉爸爸,我要告诉姥爷,告诉爷爷!你这个脏女人!!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报警!!」

  「你们放开她!」晨也发了疯似的冲上去,拉那几个男人的胳膊,峰走上前一巴掌把晨扇倒在地上,晨捂着脸看着峰,峰指着晨的脸狠狠说:「你傻了么!你女儿要出去满大街传扬你的事,你就这么让她走?」

  晨呆呆的看着峰,一时懞在那里。

  峰俯下身,在晨耳边说:「过会儿,我给小静开了苞,拍了她的裸照,她就不敢出去说你的事了,不是么?」

  晨仍是呆呆看着峰。

  「听话唐唐,」峰温柔的摸着晨的脸:「我都是为你好,啊,你乖乖看着就是了。」

  峰脱了裤子,挺着鸡巴上了床,喃喃说:「真是个好模子下来的,真是漂亮,跟你妈当年一个样,鸡巴这好久没这么硬过了。」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你报去啊,警察都归我管,你去报警?」

  「你们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有本事你们放开我!!」

  峰脸一热,冲那几个手下喊:「你们放开她!小丫头片子,挨操的货,我一个男人收拾不了你?!」

  话音未落,峰一个踉跄,差点给静蹬到床底下去。峰大怒着扑上去,去按静的腿,一疏忽,脸又给挠了一爪子,再去抓手,大腿跟又给静连踹了几脚,差点踹着蛋。一分钟没到,峰脸已经给静挠了个遍,处处都是血棱子。

  峰退到床边,指着静,冲旁边几个手下大吼:「我操你们妈!傻鸡巴看什么,还不给我按住了!!老马,把她裤子脱了!」

  回身冲雯点点头,让她过去,指指下面,说:「雯姐,让这丫头给我折腾软了,麻烦给我舔硬了。」抽动着脸,龇着牙,喃喃又说:「操她妈,唐唐怎么会生出这么野的丫头,我她妈这辈子没挨过这么多挠!」

  静下面裸着身子,双腿大分着给按在床上,峰挺着鸡巴跪在静胯间,也不理静的嘶叫,俯身伸手去扒静的阴唇,看着里面,眼一亮,抬头冲静说:「今天看爷怎么给你开苞!」正说着,静一口唾沫吐过来,喷在脸上。

  峰抹着脸,咬着牙与静对视:「我今天不操死你就跟你姓!」

  说着俯下身把龟头顶着静的阴道,狠狠的一戳!

  静尖叫一声,喊:「我作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作鬼我也会操死你!」峰喃喃说着,看着仍在外面,夹在阴唇的龟头,吐了几口唾沫上去,用鸡巴慢慢抹匀,再次抵上去。

  静屁股上下摆动着,峰伸手按住,另一只手把着鸡巴,身子再一挺,嘴里「操!」的一声,龟头连着一截肉柱已插了进去,静的阴道口崩到已欲透明。
  静仰着头尖叫着扭动着身子。

  「操!!」峰狰狞着再一捅,鸡巴已经插进去一半,显是见了底。

  「啊!」静又嘶叫一声,全身颤抖着,嘴唇已给自己咬出了血,手死死的抓着床单。

  峰松开按着静腰胯的手,任静屁股不停摆动着,盯着静的脸:「你喊啊,怎么不喊了?你野啊,啊,刚才那野劲哪儿去了?」

  说着慢慢把静体内的鸡巴拖出来,带出一股鲜红的血,淌到白白床单上。
  「操!」峰再次把鸡巴捅到底,说:「你叫啊,你倒是叫啊!」

  静这时只是紧咬着牙,抖动着身子。

  「你们松开她!看我一个人收拾不了这个毛丫头!」

  几个壮汉刚松开手,静两只细长的腿就在空里蹬起来,嘴里一点声音也无,上下踢着,猛的抽筋了般的向两边大分,又猛的夹起,手抓着床单用力向上扯着。
  静伸着手去推峰,随着峰鸡巴再一捅,回手又去抓床单,两腿乱蹬着,脖子用力向后仰起,一时似乎只有进的气。

  看着静挣扎的样子,峰喘息着,眼闪着光,嘴里喃喃着「操死你!」,下面大力抽动起来。

  抽了几十抽,静再也忍不住,小嘴张开,连声尖叫起来,两腿又是一阵乱蹬。
  峰眼更是亮,下面抽的更急。

  「妈!妈!!妈!!」静手抓着床单,嘶声叫着。

  晨一直倦在地上,头埋在腿间,这时身子抖了一下,却仍是不动。

  「妈!!救我妈!!」静一声一声的嘶叫着:「妈!!」

  峰不再吭声,只是喘着粗气,任静扭着身子嘶叫着,下面又加了速度,全是大进大出。

  静身子终于不再扭动,腿也不再蹬,手无力的搭在床上,也不再喊,像具尸体任峰在她身上耸动着,屋里一时静静的,只有峰的喘息声伴着他身子拍着静的「啪啪」声。

  不知过了多久,峰身子几个急耸之后,猛的一压,扑在静身上,屁股抖了几抖,屋里终于完全沉寂了下来。

  峰从静身上下来,静阴道口一股白色的精液涌了出来,顺着静的下胯静静向床面滴落。

  一滴。

  两滴。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